会员登录
登录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投稿邮箱1:mine148@163.com
投稿邮箱2:miaozhun148@148.com

7岁男童学武受“管教”死亡,教练被拘14天罚500元,家属不服,起诉公安局胜诉

 

7岁男童在少林寺附近跟随师父学武时突然受伤,送到医院后被诊断为颅脑损伤直至死亡。不满警方对“师父”行政拘留14天罚款500元的处罚,男童家属将登封市公安局起诉至法院。近日,郑州铁路运输法院一审判决登封市公安局败诉。

7岁男童学武受“管教”死亡,教练被拘14天罚500元,家属不服,起诉公安局胜诉

(虽经全力抢救,小宝还是不幸离世)

孩子从小就有习武天赋 4岁时一口气能做100个俯卧撑

1972年出生的程家全是江西南昌人。3月21日上午,向华商报记者讲述儿子习武经历及不幸离世的消息时,程家全难掩内心的悲痛,几次哽咽乃至失声痛哭。

程家全在南昌当地做小生意,虽算不上大富大贵,但一家人相亲相爱,生活舒心自在。程家全的小儿子小宝(化名)出生于2012年,机灵可爱。“这孩子从小就有习武的天赋。”程家全介绍,小宝4岁时就喜欢上了俯卧撑,一口气能做一百多个,动作非常标准。小宝读幼儿园中班时,幼儿园举行了一次拍篮球比赛,从未训练过该项目的儿子竟然一口气拍了100多下,远远超过了大班孩子的成绩,一下子在幼儿园出了名。

“有时候幼儿园布置了作业,小宝不想做,就对我说,爸爸,我不做作业,做一百个俯卧撑行吗。”程家全说行,一溜烟功夫,小宝就在地上做完了100个俯卧撑,之后就爬起来跑出去玩了。看到儿子确实有这方面的天赋,程家全就和家人商量,想送孩子去习武。“安徽老家的朋友听说此事后,建议我送儿子去嵩山少林寺。因为少林寺那边有很多安徽同乡。”程家全的妻子最初不同意,担心孩子太小,离开家人不适应。程家全多次做工作,妻子才同意可以先去少林寺考察一下。

7岁男童学武受“管教”死亡,教练被拘14天罚500元,家属不服,起诉公安局胜诉

(小宝机灵可爱,深受家人喜欢)

赴少林寺考察后 决定将两个儿子送往少林寺习武

2017年暑假,程家全一家人开车来到河南登封嵩山少林寺考察。在少林寺景区停车场,一位管理员获悉程家全的来意后,拿出几张 “少林寺武僧”的照片向程家全推荐,称这些“武僧”功夫了得,而且都对外收徒弟。看完照片后,程家全觉得其他几位“武僧”相貌有些“凶狠”,其中一位叫“释延洹”的面相比较慈善,就决定联系见面,停车场管理员给了他释延洹的电话。

此后,程家全一家在少林寺见到了1990年出生、十多岁就来到少林寺的释延洹(真名桑某某)。释延洹称其也是安徽人,这更坚定了程家全一家将小宝托付给其练武的念头。在对小宝的体质进行简单测试后,释延洹表示可以收小宝为徒,一年学费3万元。

考察返回途中,程家全的妻子还是对小儿子在少林寺学武表示忧虑。程家全开导妻子,习武也是一个出路,否则,孩子没有任何长处,将来荒废了怎么办?实在不放心,可以让大儿子(2003年生)和小儿子一起到少林寺习武,这样小儿子就不会孤单了。

程家全说,大儿子的功课不算差。听说习武的地方也教授文化课后,大儿子同意和弟弟一起到嵩山习武。

2017年8月14日下午,程家全将两个儿子交给了释延洹(大儿子后来跟释延洹的师兄在别的地方习武),上香、磕头、敬茶,所有手续结束后,两个儿子正式成为释延洹的徒弟。“当时释延洹的师兄释延弨在旁见证。”跪拜礼结束后,释延洹赐程家全的大儿子法号恒祥、小儿子恒博。程家全称,跟随释延洹学武期间,小儿子训练很刻苦,“练倒立时,别的孩子都坚持不下去了,只有小宝一个人在坚持。”

7岁男童学武受“管教”死亡,教练被拘14天罚500元,家属不服,起诉公安局胜诉

(2019年10月7日,教练发在家长群的小宝一切正常)

儿子突然受伤 师父被行政拘留14天罚款500元

2019年10月7日下午,释延洹在家长群发了小宝学习画画的照片,当时小宝一切正常。当日下午,很少和程家全微信联系的释延洹突然给程家全留言:孩子训练过程中肯定会吃点皮肉之苦,希望家长理解。“我当时没多想这话是什么意思,因为他以前也打过孩子屁股、手脚,打过的部位有过青紫。在我看来,老师严一点不是坏事,因为严师出高徒。”

10月8日下午,释延洹又给程家全发来微信:我是为了小孩,否则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希望家长理解。程家全同样没有多想,礼貌性予以回复。没想到,一个小时后,释延洹给程家全打来电话称:“恒博不行了,你们快来登封看孩子最后一眼。”“我当时人都快吓晕了,问他孩子出了什么事,他说孩子在做后空翻时发生了意外。”程家全说。

程家全和妻子一分钟也没耽搁,赶紧开车往登封赶。路上他一再叮嘱释延洹,一定要把孩子送往当地最好的医院,先保命。10月9日凌晨3时许,程家全和妻子赶到登封市人民医院,当时孩子已经进行了开颅手术,处于昏迷状态。当天上午9时许,孩子手术后做CT检查时,程家全夫妇见到儿子时,看到小宝身上插满了管子,头上包着绷带,脸上、手上、脚上的外伤清晰可见,尤其是额头上有一处明显的肿包,眼角两边有深深的泪痕。医院后来出具的诊断材料显示,小宝为“闭合性颅脑损伤重型”“多发性大脑挫裂伤”等。看到孩子受到这么严重的创伤,程家全和妻子当场号陶大哭。妻子更是撕心裂肺地喊着:“妈妈错了,不该送你来这里学武,你快醒来,妈妈带你回去,再也不让你学武了……”讲到这里,程家全忍不住失声痛哭。

做完CT后,医生说小宝病情危重,随时都有危险。这时,小宝妈妈问释延洹打孩子没有,释延洹说没打,是孩子练后空翻时出了意外。家属不相信,提出去孩子习武受伤的地方看看。在少林寺附近一家训练场馆,家属们看到一个20多平方的房间,地上铺满了拼图海绵垫,海绵垫上面有席梦思床垫。释延洹说小宝就是在席梦思床垫上练后空翻时出了事……家属不相信,要求调监控,释延洹说监控前一天忘了插电……在程家全提供的一段视频中,华商报记者证实了释延洹的说法。

10月9日,程家全的妻子向登封市公安局嵩阳路派出所报案。接受警方询问时,释延洹先是不承认打了小宝。和小宝一起练武的一位孩子接受警方调查时称,小宝练后空翻前,师父曾将小宝关进旁边的小黑屋里“管教”,他们听到了小宝的哭喊声。之后,释延洹才说,他确实打了小宝,但只是用戒尺打了小宝手部和屁股几下。

10月10日,登封市公安局以故意伤害对释延洹予以行政拘留14天、处罚500元。在登封市公安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上,华商报记者看到以下内容:现查明2019年10月8日16时许,在登封市嵩山村先锋铭德幼儿园隔壁天辰俱乐部内,违法嫌疑人桑某某(释延洹)带学生程某某等5人练武时,因程某某哭泣不想练武,桑某某将程某某叫至隔壁更衣室,使用一把竹制戒尺对程某某的手部实施击打。以上事实有违法嫌疑人的陈述和申辩,证人证言,物证照片,伤情照片等证据证实。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二款,决定对桑某某以故意伤害行政拘留14天,并处罚款500元。

7岁男童学武受“管教”死亡,教练被拘14天罚500元,家属不服,起诉公安局胜诉

(小宝哥俩与释延洹的合影)

孩子不幸离世 家属将公安局起诉至法院

2019年10月12日晚,登封市人民医院宣布小宝没治疗方案了,建议转院。10月13日,小宝被转到河南省人民医院,第二天,小宝的主治医生说孩子已经脑死亡。5天后,医生建议家属放弃治疗。

2019年11月4日,在医生多次劝说下,程家全夫妇不得不面对残酷的现实,当天医院宣布小宝脑死亡。“那一刻,我们的心都在滴血。”事后,程家全发文悼念儿子时称:儿子,是爸爸错了,让你没有快乐的童年……我不配做你的爸爸,但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呢?把打死你的凶手绳之以法……

程家全介绍,儿子送到医院后,他们一直全身心抢救孩子,没有时间关注案件进展。孩子离世后,他们才知道释延洹被行政拘留14天、罚款500元。“警方没有及时告知我们这个结果,也没有送达相关文书。”程家全称,孩子的伤情这么严重,他们2019年10月9日报的案,10月10日登封市公安局就作出了行政处罚。“也不知道警方是怎么调查的,这个处罚太轻了,我们不服。”

案发后,程家全给大儿子办理了退学手续。2019年12月13日,程家全将登封市公安局起诉至郑州铁路运输法院,要求法院依法撤销登封市公安局作出的行政处罚。

7岁男童学武受“管教”死亡,教练被拘14天罚500元,家属不服,起诉公安局胜诉7岁男童学武受“管教”死亡,教练被拘14天罚500元,家属不服,起诉公安局胜诉7岁男童学武受“管教”死亡,教练被拘14天罚500元,家属不服,起诉公安局胜诉

(小宝头上、腿上、脚上都有伤痕)

法院:撤销登封市公安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

2020年1月14日,郑州铁路运输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庭审过程中,登封市公安局辩称,被告对第三人作出的行政处罚程序合法,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依据正确,量罚适当。

郑州铁路运输法院经审理查明,2019年10月8日14时30分许,第三人桑某某带领程某某等五名学生,在登封市嵩山村先锋铭德幼儿园隔壁天辰俱乐部内练武。16时许,因程某某哭泣不想练习,桑某某将程某某带至更衣室,使用戒尺对其进行击打后,带其回到习武场地继续练习。练习过程中,程某某在做双脚跳起身体向后平躺动作时,突然晕倒在地,桑某某将其抱起带走。当日18时,程某某被桑某某送至登封市人民医院,初步诊断,程某某急性重度闭合性颅脑损伤、左额颞顶枕部急性硬膜下血肿、左额颞顶枕脑挫裂伤、创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脑疝形成……

2019年10月9日14时23分,程某某母亲向登封市公安局嵩阳路派出所报案,当日该所受理。2019年10月9 日19时02分,警方传唤桑某某到案,因情况复杂,经批准,对桑某某延长询问查证时间至24小时。10月10日登封市公安局作出登公(嵩)行罚决字[2019]11009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以桑某某故意伤害行政拘留十四日,并处罚款500元的处罚。原告不服该处罚决定,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郑州铁路运输法院认为,关于本案事实认定的问题,被告登封市公安局登公(嵩)行罚决字[2019]11009号《行政处罚决定书》查明事实为:“因程某某哭泣不想练武,后桑某某将其叫至隔壁更衣室,使用一把戒尺对程某某的手部实施击打。”经查,该事实仅是第三人桑某某个人陈述,无其他证据予以佐证,且原、被告所提交的证据是程某某头部、脚、胳膊等处均有伤情,其中被告受案登记载明:“程某某在登封市嵩山村先锋铭德幼儿园隔壁天辰俱乐部内跟随教练桑某某练武的过程中头部受伤,疑似被其教练桑某某殴打所致,现程某某在登封市人民医院治疗,医生诊断为颅内出血,已做过开颅手术,目前程某某还在昏迷中。”根据上述证据,程某某的主要伤情在头部,且被告仅以第三人陈诉认定第三人故意伤害被害人程某某且无伤害后果,显属不当。近日,郑州铁路运输法院依法作出判决:撤销被告登封市公安局作出的登公(嵩)行罚决字[2019]11009号《行政处罚决定书》。

程家全称,案发后,释延洹及其家人、师兄弟到医院看望了小宝,并提出了私了方案,但他们没有接受。郑州铁路运输法院审理此案期间,释延洹的代理律师辩称,释延洹当天只是打了孩子手心几下,他对自己给小宝及其家人造成的伤害表示愧疚,愿意尽一切能力予以赔偿。法官询问程家全是否愿意接受,程家全当庭表示不接受。“孩子现在还躺在河南省人民医院的冰柜里,殴打他的人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我们怎么能带他回家?”

“小儿子离世后,一家人一直沉浸在悲伤之中,始终不愿面对孩子离开的现实。”程家全说,郑州铁路运输法院的判决公正公平,让他看到了希望。下一步他们将请求郑州市公安局提级管辖,严查严办,还儿子一个公道。

程家全的代理律师、北京京谷律师事务所律师李长青告诉华商报记者,郑州铁路运输法院的判决明确显示,被告登封市公安局认定桑某某故意伤害的事实不清,主要证据不足,这表明,登封市公安局对桑某某的量罚明显不当,下一步,他们将请求郑州市公安局提级管辖,以桑某某涉嫌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请求公安机关立案查处,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7岁男童学武受“管教”死亡,教练被拘14天罚500元,家属不服,起诉公安局胜诉

(郑州铁路运输法院判决书)

3月21日上午,华商报记者先后致电释延洹及其家人,前者电话无法接通,后者获悉记者来意后即挂断电话,随后一直无人接听。

据悉,由于在调查小宝案期间警方还发现了新线索,登封市公安局随后对释延洹以涉嫌诈骗为由刑事拘留,目前取保候审。 华商报记者 陈有谋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咨询热线:4000-148-369
投稿邮箱1:mine148@163.com
投稿邮箱2:miaozhun14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