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登录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投稿邮箱1:mine148@163.com
投稿邮箱2:miaozhun148@148.com

滕洪昌、姚建龙:初中师生课堂对抗性冲突的预防

 

内容提要:对全国范围29个县(区)的5000余名初中教师进行师生课堂对抗冲突的调查发现:教师被学生骂的发生率最高,教师的性别、学历、年龄的影响在不同类型的冲突上有差别,班主任中的不同群体与学生的冲突也有差别。课堂对抗性师生冲突的预防可以从定位重点教师群体、合理设置班主任、加大日常排查力度和引入风险管理理念四个方面来进行。

关 键 词:师生冲突 课堂冲突 校园暴力 学校安全

课堂是教学的主阵地,也是师生接触最多的地方,发生冲突的概率要相对大一些,有研究表明,在中小学师生冲突事件中发生在教室的占总数的59.62%[1]。课堂中的师生冲突可以分为一般性冲突和对抗性冲突。一般性冲突一般不影响课堂教学,面对一般性冲突大部分教师也可以通过自己的权威控制住局面[2];对抗性冲突包括教师骂学生、教师打学生、学生骂教师、学生打教师以及师生互相打骂,一旦遭遇对抗性冲突,教师很难控制局面。

一、师生课堂对抗性冲突形势比较严峻

本研究以中小学教师为调查对象,调查对象的获得采用多阶段概率与规模成比率的抽样方法,抽样过程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抽取县(区),根据2010年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从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不含港澳台)共2870个有常住人口的县(区)级行政单位抽取了29个县(区)。第二阶段,抽取学校并确定参与调查的教师。由于涉及的区县较多,授权委托上述29个被抽到的县(区)教育局负责学校安全的工作人员,在本县(区)随机抽取6所初中,要求城市学校与农村学校、寄宿与非寄宿学校都要被覆盖到,被抽到学校的全部教师参与调查。去掉无效问卷后,得到有效教师问卷5372份,考虑到行政人员和后勤人员与学生在课堂上发生冲突的可能性非常低,因此把这两类人员的数据去掉,只保留了5036份专业教师的数据。

教师问卷除了人口学变量,还包含两类多选题。第一类问题是“在上课期间是否发生过下列事情”,共有五个选项,分别是教师骂学生、教师打学生、学生骂教师、学生打教师、师生互相打骂。第二类问题是“你们是否对学生进行下列教育或采取下列措施”,选项包括法治教育、重点学生与教师的内部矛盾化解和排查工作、开设心理健康教育课、建有心理咨询室。所有调查都采用网络作答的方式进行,收集到的数据采用SPSS23.0进行分析。

调查发现,从教师的回答来看,选择“教师骂学生”的占11.3%,“教师打学生”的占3.8%,“学生骂教师”的占18.4%,“学生打教师”的占4.8%,“师生互相打骂”的占1.8%。有接近20%的教师报告在课堂上被学生骂过,发生率是非常高的,应该引起相关部门的足够重视。当然,有超过10%的教师骂过学生,对此也不容忽视。

二、定位重点教师群体确保精准预防

师生之间在课堂上发生冲突,首先需要反思的无疑是教师,要预防师生冲突也要从对教师的干预入手。教师中的一些特殊群体容易与学生发生冲突,能够精准定位这些教师是实施有效预防的前提。对此笔者主张实施“分类分群”的策略,精准定位重点教师群体。“分类”是指针对不同的师生冲突类型进行有针对性的预防;“分群”是指考虑教师本身的特征,如性别、年龄、学历等对师生冲突的影响。对于“分类”而言,学生骂教师的发生率最高,教师骂学生的发生率次之。很多师生间的冲突最初就是从骂开始的,如果不能及时化解则容易演变为打,因此师生间的骂是预防工作的重点也是起点。对于“分群”而言,从调查来看,男教师与学生的冲突比女教师与学生的冲突多,41~50岁年龄段的教师与学生冲突最多,这些是开展预防工作应关注的重点教师群体。需要注意的是,一方面,“分类”与“分群”之间存在着交叉;另一方面,对于不同类型的师生冲突,需要关注的重点教师群体是不同的。

(一)男教师应该被重点关注

无论哪种类型的师生冲突,都是男教师比女教师的发生率要高。具体来看,对于被学生骂而言,男女教师的发生率分别为22.7%和15.9%(值为33.1,p小于0.01),表明男教师相对女教师更容易被学生骂;对于被学生打而言,男女教师的发生率分别为6.3%和3.8%(值为17.2,p小于0.01),表明男教师相对女教师更容易被学生打;对于教师骂学生而言,男女教师的发生率分别为14.9%和8.9%(值为44.7,p小于0.01),表明男教师相对女教师更容易骂学生;对于教师打学生而言,男女教师的发生率分别为5.7%和2.7%(值为35.1,p小于0.01),表明男教师相对女教师更容易打学生;对于师生互相打骂而言,男女教师的发生率分别为2.9%和1.0%(值为23.6,p小于0.01),表明男教师相对女教师更容易与学生互相打骂。因此,男教师应该是被重点关注的群体。

(二)对男女教师的关注重点应有所区别

女教师相对男教师与学生的冲突少一些,但由于初中阶段的女教师数量比男教师要多,因此她们与学生的冲突也不容忽视。需要注意的是,男女教师中不同年龄和不同学历的,与学生不同类型冲突的发生率是有差别的,应该根据不同类型的冲突准确定位男教师和女教师中的重点群体。

从表1可以看出,在教师骂学生上,无论男教师还是女教师,都是41~50岁年龄段的相对较高,而且学历越低发生率越高,因此想减少教师骂学生应该重点关注31~50岁的教师和专科学历的教师。在教师打学生上,男教师中31~50岁的发生率较高,女教师随着年龄增加发生率降低;男教师中专科学历和本科学历的发生率高,而女教师中专科学历和研究生学历的发生率高。在学生骂教师上,无论男教师还是女教师,都是31~50岁年龄段的相对较高,本科学历的发生率最高。在学生打教师上,无论男教师还是女教师,都是41~50岁的和本科学历的发生率高。在师生互相打骂上,41~50岁的男教师和30岁以下的女教师比较高,无论男女教师都是专科学历的相对比较高。对于教育部门或学校的管理者来说,首先要了解本地区或本校哪种类型的冲突比较严重,然后根据不同的情况对不同的教师群体重点关注。

(三)适当考虑学历和年龄的交互作用

对于不同类型的师生冲突而言,学历和年龄存在着不同的影响,而且在有的冲突中学历和年龄还存在着交互作用。因此,学历和年龄的影响应该放在一起来考虑。

在被学生骂上,学历为专科、本科与研究生的教师的发生率分别为15.7%、19.4%和10.8%(值为15.5,p小于0.01),年龄为30岁以下、31~40岁、41~50岁和50岁以上的发生率分别为12.1%、19.6%、21.5%和15.8%(值为41.1,p小于0.01),学历为本科的和41~50岁的教师被学生骂的最多。进一步分析表明,学历和年龄的影响还存在交叉,30岁以下的教师中专科学历的被学生骂的比率最高,其他年龄段都是本科学历的最高,因此应重点关注41~50岁且学历为本科的教师。需要注意的是,如果对不同年龄段教师进行相应干预的话,应考虑学历产生的影响,30岁以下教师重点考虑专科学历的,而其他年龄段的重点考虑本科学历的。

在教师骂学生上,学历为专科、本科与研究生的教师的发生率分别为14.0%、11.1%和6.6%(值为10.7,p小于0.01);年龄为30岁以下、31~40岁、41~50岁和50岁以上的发生率分别为8.9%、11.6%、12.6%和10.3%(值为9.7,p小于0.05)。可以发现,学历为专科的和41~50岁的教师骂学生的最多。进一步分析表明,学历和年龄的影响还存在交叉,30岁以下的和41~50岁的教师中专科学历的骂学生的比率最高,31~40岁的教师中本科学历的最高,因此应重点关注41~50岁且学历为专科的教师。需要注意的是,如果对不同年龄段教师进行相应干预的话,应考虑学历产生的影响,30岁以下和41~50岁的教师重点考虑专科学历的,31~40岁的重点考虑本科学历的。

在被学生打上,不同学历的教师之间没有显著差异;年龄为30岁以下、31~40岁、41~50岁和50岁以上的发生率分别为2.4%、4.7%、6.1%和5.3%(值为19.2,p小于0.01)。可以发现,30岁以下的教师被学生打的最少,41~50岁的教师被打的最多。在教师打学生上,学历为专科、本科与研究生的教师打学生的发生率分别为6.2%、3.3%和4.6%(值为14.6,p小于0.01);不同年龄的教师之间没有显著差异。可以发现,学历为专科的教师打学生的最多。在师生互相打骂上,不同学历的教师之间、不同年龄的教师之间都没有显著差异。

综合来看,41~50岁且学历为本科的教师被学生骂的最多,41~50岁且学历为专科的骂学生的最多,41~50岁的教师被学生打的最多,专科学历的教师打学生最多。因此,一方面要重点关注41~50岁的教师,41~50年龄段的教师正处于“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阶段,尤其是其子女要面临中考、高考,相对其他年龄阶段的教师更容易出现焦虑、紧张等情绪,而这种情绪如果不能及时化解很容易被带到课堂上。一方面要提高教师的学历水平,从调查来看,初中教师中研究生学历的教师只占到了4.8%、本科学历的教师占80.4%、专科学历的教师占14.8%,在提升教师的学历方面还有很大的空间,可适当鼓励本科的考取研究生,专科的考取本科或研究生。

三、合理设置班主任进行针对性预防

对于骂学生而言,男班主任比女班主任要高(两者的比率为16.2%和8.1%,值为28.5,p小于0.01),但不同学历的班主任之间、不同年龄的班主任之间没有差异。这提示我们,对于降低教师骂学生,在安排班主任时,可以适当减少男教师的数量。对于打学生而言,男班主任比女班主任要高(两者的比率为5.8%和2.9%,值为9.1,p小于0.01),不同学历的班主任之间有差异(学历由低到高三者的比率分别为6.2%、3.3%和9.6%,值为14.2,p小于0.01),不同年龄的班主任之间没有差异。这提示我们,对于降低教师打学生,在安排班主任时,可以适当减少男教师和研究生学历教师的数量。

对于被学生打和师生互相打骂而言,男女班主任之间、不同学历的班主任之间、不同年龄的班主任之间都没有显著差异。这提示我们,对于降低教师被学生打和师生互相打骂,在安排班主任时,可以不用考虑教师性别、年龄、学历等的影响,因为这些变量并不影响教师被学生打的状况。

综合来看,应该减少男班主任的数量。本调查表明,在班主任中,男教师所占的比率为50.6%,女教师所占的比率为49.4%。但由于初中教师中男教师的数量比女教师明显要少(本次调查的结果显示男女教师的比率为40.1%和59.9%),所以相对而言男教师担任班主任的比率是偏高的。

四、加大日常排查做到主动预防

师生冲突是由于师生间的教育共识产生了断裂[3],因此对师生冲突的化解要建构底线伦理共识[4],而要达成共识肯定需要师生的共同努力。因此,对师生课堂冲突的预防,在抓重点教师群体的基础上,也要对学生进行相应的教育,特别是重点学生群体。在课堂上与教师发生对抗性师生冲突的学生毕竟是少数,而且这些学生也具有一些明显的特征,从调查来看,48.3%的教师选择了“没进行重点学生、教师的内部矛盾化解和排查工作”,因此教师要加强日常的排查找出此类学生。一般来讲,下列学生容易与教师发生对抗性冲突:从个性特征来看,主要是脾气暴躁、自我控制能力比较差,自尊心特别强、好面子,攻击性强或抗挫折能力比较差;从行为特征来看,经常打骂同学、逃学、与校外闲散人员交往多、私下经常表达对教师的不满等。学生在课堂上与教师产生对抗性冲突,在很多情况下课堂上教师的批评管教只是导火索,学生对教师长期积累的不满情绪才是行为内部的动力,而上述的一些个性特征也推动了对抗性师生冲突的产生。因此对排查出的学生要多进行课下沟通,帮助学生学会合理地宣泄不良情绪,提高学生应对挫折的能力,及时化解师生矛盾,尽最大可能预防对抗性师生冲突的产生。

大多数情况下课堂中的对抗性师生冲突是由一般性师生冲突转化而来,现实中直接发生对抗性冲突的案例是比较少的。初中课堂师生冲突大部分情况下由教师发起,通常从批评学生开始。学生破坏课堂纪律,或者不按照教师的要求完成教学任务,这些都属于一般性的冲突,如果教师对一般性冲突处理不当则容易导致对抗性师生冲突的产生。另外,教师对学生和学习的态度也是导致师生冲突的因素之一,教师应该转变理念、调整心态并提高应对能力来减少主动冲突。传统上教师居于绝对的支配地位,学生就是有不满也不敢当面表现出来,但现代师生关系更强调师生间的平等,教师对此应该有正确的认识。因此有学者指出,对于师生冲突而言教师权威合法性的消解是关键、学生对教师不再充满期待是根源。[5]教师相对学生不是高高在上的,与学生产生冲突时,也应该尽量把学生看成是与自己平等的主体,这样在很大程度上可以避免冲突的进一步恶化。现在的初中生都是2000年后出生的,他们的个性特点、对待教师和学习的态度、抗挫折的能力、解决问题的能力等与以前的学生相比都发生了很大变化。面对一般性冲突,教师之前使用的处置方式对以前的学生可能比较适合,但用在现在的学生身上未必适合,因此教师应转变管理理念,注意批评教育的方式方法。在目前“主要看分数”的评价方式短时间内不太可能发生变化的情况下,教师也要学会辩证地看待分数和学生的学习。分数只能反映学生一部分的能力,并不能反映全部,学习好并不代表其他方面好,而且并不是所有学生都适合学习书本上的知识,因此教师要学会看淡分数,针对学生的特点进行积极引导。如此,教师在面对那些调皮捣蛋的学生、学习成绩不好的学生破坏课堂纪律或不配合完成教学任务时,就不太会窜出一些教师经常提到的“控制不住的火”,能够相对理性地处理问题。

五、引入风险管理理念实现家校协同预防

2017年4月发布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中小学幼儿园安全风险防控体系建设的意见》,引入风险管理的理念进行平安校园建设工作,包括风险预防、风险管控和风险化解机制,为解决学校安全问题指明了方向。学校安全风险是指在学校中可能存在的各种不确定安全危险和隐患[6],一般来讲可以分为校外风险因素和校内风险因素。在众多的校内安全风险因素中,学校把更多的关注点放在了食品安全、交通安全、校外人员入侵等事件上,而师生课堂上的冲突相对容易被忽视。调查发现,很多初中校长认为本校发生教师打骂学生、学生打骂教师和师生互相打骂的可能性是非常低的,且认为一旦发生这些事件其后果也不太严重。校长对课堂师生冲突的这种不重视无疑会增加冲突发生的可能性,对此中学校长应该引起足够的重视。风险管理特别强调风险预防,消除不确定因素、消除不安全因素。等到课堂冲突发生后才采取相关措施,教育主管部门、学校和教师等无疑要付出更多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学校正常的教学秩序,最终也很难达到理想的处理效果。因此学校应该具备风险防控的意识,引入风险管理的理念进行主动预防。

在中小学课堂师生冲突中,教师与学生虽是直接的当事双方,但站在他们背后的是学校和家长。家长对学生的教育方式、对师生关系的态度、对参与学校事务的积极性等,都会影响学生对待学习、对待教师的态度,从而影响学生与教师之间的课堂冲突。学校应积极引导家长多了解学生在学校的状况,引导家长多与学校沟通,从而实现家校协同预防。目前初中学校基本都建立了家长学校,有的还开设了家长课堂,在家校沟通合作方面进行了许多探索,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也存在一些问题。课题组对全国2万多名初中家长的调查发现,只有17.3%的家长非常了解学校的安全规定,10.8%的家长不与孩子交流在学校的安全状况,32.5%的家长没有定期与学校沟通学生在学校的安全情况。这些数据表明,大多数家长没有及时与学校沟通从而及时了解学校的安全规定、获知孩子在校的安全状况。因此,学校方面要进一步加大与家长之间沟通工作的力度。对师生课堂冲突的预防,离不开家长的积极参与,更离不开家校的有效沟通与合作。

本文系教育部政策法规司委托课题“学校安全风险防控机制研究”(项目编号:JYBZFS2016002)研究成果。

本文原载《中国教育学刊》2018年第4期,人大复印资料《中小学学校管理》2018年第9期全文转载。图表及参考文献因版面原因省略,请以纸质版为准。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咨询热线:4000-148-369
投稿邮箱1:mine148@163.com
投稿邮箱2:miaozhun148@163.com